首页 >小吃

神惑欲殿 第277章 罪王三剑

2020-01-16 16:28:52 | 来源: 小吃

神惑欲殿 第277章 罪王三剑

风雪城。

这座常年沐浴在雪域的城镇,位于洛克王国西北之端,有着其古老而悠长的文明,被誉为是王国北境极地,其西北方向靠近那个蔚蓝海洋,古老文献记载蔚蓝海洋之中有着幽冥之海,传説因为地域的原因,那里保留着上个纪元的文明遗迹,更记录着远古历史,让无数史学家趋之若鹜。

然而,能够完全回来的人,却一个也没有。

而此刻,一小队商队已经离开了风雪城,正悄悄前往蔚蓝海域。

蔚蓝海域外围的丛林高地之上,身披兽皮大衣的近卫军哆嗦着双手,趁着小憩的机会取出别在腰间的烈酒,一股脑地往喉咙之中浇灌,在强烈酒精的作用下,让得他们身体一热,整个人在风雪之中也变得高大了起来。

“啊~”一声酒后的感叹,军人精神了许多。

“杰克,别喝太多,这还没到冰岛呢,省着diǎn。”狄亚瞥了一眼旁边的杰克,端起自己的水壶轻抿了一小口,让自己在这寒风之中dǐng〈diǎn不至于受冻。

“狄亚先生,你説这天气这么冷的,我们这出海没问题么?”杰克收起水壶,看了看远方风雪缭绕之地,虽然视野有些模糊,可依稀能够看见那一片蔚蓝的海域。

传説无人之境的蔚蓝之海。

那就是他们的必经之地,若是可以选择,他能够绕diǎn远路也不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待着。

“放心,有殿下在,她的冰霜之力能够帮助我们抵抗风暴。”狄亚也知道前进的道路有些艰难。本来前往蔚蓝海域,一般情况下都要带上至少三名精通火系魔法的魔法师才行,不然人类绝对会在风雪之中行进而被冻死。可因为任务的严密性,国王最后决定委派公主殿下与他们一同前往。

拥有公主殿下的协助,这是何等的荣耀!

这路一直上,公主施展的冰霜魔法让得他们一路畅通,冰霜与之隔绝。然而公主毕竟是人,在施展了数个小时的魔法之后,也需要休息一下,毕竟他们这个队伍之中,只有公主一人懂得施展魔法,无人可与替代,众人就算有心替换,也无力。

“殿下也挺辛苦的。哎,要是那个小家伙也一起过来,那该多好呀,起码多一名魔法师,公主殿下也稍微轻松一些。”杰克唉声叹气道,他们这群人世世代代保卫王室成员,而凯瑟琳更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心地善良,而且开朗活泼,对他们近卫团毫无王室的架子。若不是遇到那件事情,公主也不会如此这般冷漠。

“那个家伙呀,算了,人各有志,强求不来的。”狄亚苦笑着説,整个洛克王国,能够受到凯瑟琳殿下的邀请,这份荣耀,就是邻国王室的人也不曾享受到。要怪就只能怪对方不识抬举,辜负了公主殿下的一片好心。

“走,殿下似乎又要启程了。”狄亚看着前方风雪被无形的力量破开,寒冷的温度被一股莫敏过的力量阻隔开来,知道是凯瑟琳在施展冰霜之力,于是拍拍身上的积雪,再次投入前进的路途之中。

……

回到旅馆,达林并没有急着收拾行装,而是一直回想与狄亚战斗时的情景,与经验丰富的战士切磋,这本身就是一次很好的锻炼,他虽然拥有战士的体质与实力,可对于决斗的技巧并不丰富,最多只是靠着在阿尔维斯家族学习的格斗基础来对决,不然,他也不会在关键时刻,没有注意到狄亚施展出了超越规定的实力。

“果然,战士的决斗方式与魔法师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呀。”达林满脸兴奋。

如果与他对战的是一名魔法师,恐怕在被他的破晓近身利用引力牵引紫火的时候,那名魔法师便已经宣告失败了。

然而,狄亚却利用了战士战技施展灵活的特diǎn,在关键时刻施展出了三级战技,利用身后的实力将他的攻势瓦解并将他击退,这份魄力,或许只要王都第一剑圣才做得出来。

“王都第一剑圣,果然了不起。”达林淡淡説道。

“瞧不起?我看倒是没什么。”罪王之剑不屑的声音在达林脑海之中响起,房间之中闪过一道血色的光芒,一只带着血色的眼睛从达林的右臂之上缓缓睁开,似乎对于达林这低端的见识有些不满。

难得这把剑没有因为兴奋或者玩味出口,而是带有不屑与不爽,达林自然乐得开心,于是开口説:“怎么?难道你施展的剑招比狄亚先生的厉害?如果有,不妨施展开让我开开眼界。”

“哼,小子,激将法是没有用的。”很是聪明,血色瞳孔立即猜到了达林的想法。

“可事实摆在那里,狄亚·切尔斯能够被誉为王都第一剑圣,已经证明了他的剑技不俗。”达林数道,似乎对于罪王之剑的话不以为然。

“你被誉为罪王之剑,也是你的力量强大,足以超越任何圣器而已,至于剑术,剑技,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施展,因为你的力量足以碾压了。”

“哼,小子,你以为在天高原见识的就是我所有的力量?”血色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轻微的笑意。

“哦?听起来,你还是一把超越圣器的存在呀。”达林撇了一眼血色瞳孔,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屑。

血色瞳孔没有説话,而是化作一道流光,整个房间顿时被赤红的光芒所充斥,漆黑的长剑带着无尽的铁索在虚空之中晃动不已,发出哐啷铁器碰撞的声响。

“小子,我忽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漆黑长剑之中,血色瞳孔从一到细缝逐渐睁开,露出那骇人的赤红。

“为了我们能够更好的合作,我会教你一套剑法。”血色瞳孔説道。

“剑法?是战技么?”达林心头一惊,隐隐有种飘忽不定的不安。

在他的记忆之中,这把漆黑的长剑就是一个祸害,除了屠戮,他想不出这把剑到底还有什么作用。如今这个家伙竟然要教他一套剑法,这倒是新鲜呀。

“这套剑法的创始者是我的第一代主人,他的继承者也不是弱者。当时还没有所谓的强者等级概念,所以这套剑法并没有所谓的等级划分,无需施展斗气与魔法,应该不属于战技一类。”

“不,不属于战技?”达林满脸惊讶,不属于战技,无视等级的限制,这倒是闻所未闻。可一想到是罪王之剑,宫廷御赐第一圣器所説,这一真实程度就无须怀疑了。

“不过,不受框架限制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我亲眼见过这套剑法传了数百代,可是,除了创始者与第一代传承者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完全学会这套剑法。”血色瞳孔似是在回忆起那零星的记忆。

铁链悄无声息的紧随而来,在达林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夹带剑招的记忆碎片便植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罪王之剑与其血肉相连,记忆的传送那是在轻松不过了,片刻之后,达林穿着粗气,在这冰冷得足以冻死人的环境之中,他的额上却满是冷汗。

“第一剑名字叫虚钝,剑招虽然平淡,可威力不俗,你越是理解钝的含义,所激发的威力便会越大。现在我为你演示一遍,以你的天赋,想必一次便能够记住了。”没有理会达林的回应,虚空之中的漆黑长剑便舞动起来,剑意留痕,冰冷的空气在挥动之间,竟是有些颤动,仿佛“寒冷”被切割开来一般。

达林在一旁睁着双眼,默默记住罪王之剑舞动的每一个动作,因为,在他脑海之中仿佛有着什么似曾相似的东西在苏醒。。

“第二剑,名字叫做天殇。剑招比之第一剑要复杂许多,可威力却是第一剑的数倍,如果説你的第一剑能够破山裂石,那么第二剑便能够破碎空间。”血色瞳孔説道。

“破碎空间……”达林嘴角有些抽搐。

这恐怕不是数倍威力的事情,这是质的飞跃呀!破山碎石,跟破碎空间根本就是两个概念好么。普通的战士可以破山碎石,而要破碎空间,至少也要达到圣域级别的实力才能够做到。

达林睁大眼睛,想要看看罪王之剑演示第二剑,可久久的等待,却是血色瞳孔的沉默。

“第二剑无法演示。”血色瞳孔説道。

“无法演示?”达林吃惊道。

“第二剑破坏之力太过巨大,靠我一个的力量无法施展,故而我只能将第二剑的精髓传授给你。”血色瞳孔张合着,铁索缓缓作响。

“第二剑的精髓在于灭。曾经有人参悟了第一剑,可经过无数岁月,终究无法突破第二剑的桎梏,最后含恨而终。”

“那这人倒是挺惨的。”达林遗憾的説道。

“哼,小子,你可知道能够领悟第二剑的人数在上个纪元有多少人么?”

“六个!只有仅仅的六个人领悟了第二剑。”

听到这个,达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娘的,才六个人学会了第二剑!

“那第三剑呢?”达林不由得好奇问道。

血色瞳孔半眯着,説道第三剑,无尽的铁索顿时一收,整个空间再次恢复了正常。

“第三剑名为无垠,同样是我无法施展的剑招,当你领悟到了第二剑的精髓,你便会知道第三剑所蕴含的力量。”血色瞳孔説完,或做一道流光转眼间连同漆黑长剑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经历了这一切,达林浑身冒出虚汗的瘫倒在地上。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脑子里面布满了混乱。

他发觉自己无法思考,更无法理清脑海中的思绪。一些残缺不齐的影响时而从他的意识中闪过,完全打乱了他冷静的思维。

虚钝,天殇,无垠……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网上挂号
山西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
北京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治白癜风黑龙江哪家医院好
汕头哪个治疗妇科医院最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