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雅拉冒险笔记 第四十九章 追查线索

2020-01-16 22:00:24 | 来源: 热菜

雅拉冒险笔记 第四十九章 追查线索

“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凯瑟琳目光闪动,沉声说道:“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蜂蜜水被他们分着喝了。”潘尼斯一摊手,忧伤的说道:“我自己都没喝到。”

“好吧,那我没问题了。”凯瑟琳悲哀的一捂脸,失望的说道:“小时候喝过一次,不得不承认,那个真的很棒,还有,收钱了吗?”

“我很想收,结果被他们联合了。”潘尼斯无奈叹息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伤心的。”

“看来大姐你恢复的不错。”看到凯瑟琳本能的抓住了一瓶水一百八十银币这个重点,丽娜终于放心的说道:“既然这样,不如还换你来说说你们这边的情况吧,比如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她这又是什么状态?”凯瑟琳皱眉,悄悄对潘尼斯问道:“怎么一副大小姐的姿态?以前没见她有过这种形象啊。”

“路上新找到的一本呗。”潘尼斯耸肩:“然后就这种状态了,今天都是第二天了,估计明天应该就该换了吧。之前那段时间,她每天都换形象,大家也都习惯她这个毛病了,不会因为这些态度上的小问题生气。”

“那还好。”凯瑟琳松了口气,对丽娜说道:“还是先把你们的经历讲完,然后我再说我们的吧,我们这边其实很普通,没什么太多可说的。”

“好吧,其实后面就简单了。”丽娜说道:“之前关键是找不到突破口,现在既然有里塞拉父子蜂蜜水店作为突破口就好办了。”

“不,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封神的祭司抢先说道:“还是我来说吧,你或者潘尼斯说的话,总是喜欢把一些问题说的很平淡,但是被你们淡化的那些东西,其实正是我们佩服你和潘尼斯先生的所在。”

“找到突破口之后,我们把剩下的收尾工作结束以后,立即赶回了迪尔萨伦。回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领主申请行政命令,要求里塞拉父子配合我们的调查。让他做的事也很简单,因为他们的蜂蜜水保质期只有三十天,所以要求他提供这三十天里,所有客户的信息。”

“对于其他店铺来说,也许这种要求很为难,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是里塞拉父子店却刚好相反,他们想要提供很容易,因为他们基本上来说每天只接一单客人,而且都是大客户老客户,大多都知道是哪个家族买走的那一批饮料”

“三十天,他给我们提供了三十一个大客户的名字,因为其中有两家的仆人是一起排队,然后一起买下的当天那一批饮料的。拿到那个名单以后,本来我希望请领主出面,暂时把这三十一个富豪控制起来,然后对他们的宅邸进行搜查。但是领主认为如果三四个人还好说,三十一个人,又都是有地位的家庭,全部控制影响太大,所以希望我们能缩小范围。”

“之后我们又打算去找阴影之手的盗贼出面,分别潜入这些家族去找线索,但是阴影之手又不是在每个城市都有分会的,迪尔萨伦刚好就没有。而且也不能完全相信阴影之手和凶手那边没有勾结。正在我们找不到办法的时候,发现潘尼斯先生不见了。”

“你不会是又偷偷跑去别人家里偷窥侍女了吧?”凯瑟琳突然扭头怒视潘尼斯:“我觉得可能性很大。”

“你太让我伤心了,凯瑟琳。”潘尼斯委屈的说道:“我明明是为了查明真相努力工作,你居然怀疑我去偷窥,我是那种人吗?你自己想想,我什么时候真偷窥过。”

凯瑟琳一愣,无言的低下头,扳着手指开始计算次数,一次两次三次……当十根手指都已经用完,开始用第二遍的时候,潘尼斯怒道:“喂,有那么多次吗?需要数这么半天?”

“哈哈,不过当我们找到潘尼斯先生的时候,他确实正在被一家人的护卫追呢,说是抓偷窥狂。”泰瑞莎掩嘴轻笑着说道:“我们都很惊讶呢。”

“喂,刚吃完我煮的晚餐就说我坏话,你这变心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潘尼斯瞪大了眼睛,仿佛死不瞑目一样翻着白眼说道:“接受了我的爱心晚餐,却这样对我,你……”

“这不是给玛西亚的爱心晚餐吗?”神圣的祭司歪着头,装出一个困惑的表情,眨着眼睛说道:“到底是谁的呢?”

“咦?这个这个……”潘尼斯干笑了两声,突然严肃的说道:“时间不早了,还是赶快讲故事吧,再晚就该睡觉了。”

“唉。”凯瑟琳揉着额角叹了口气:“你闭嘴。我发现只要你不插嘴,故事很快就能讲完。”

“这是偏见。”潘尼斯刚要继续说下去,就看到凯瑟琳威胁的目光,委屈的垂下头:“好吧好吧,我闭嘴,我真可怜。”

低着头的潘尼斯并没有看到,凯瑟琳嘴角浮起的一抹笑意。自从潘尼斯加入以后,凯瑟琳觉得每天都在头痛,按摩额角已经成为了每天的日常。但是分开这十来天,凯瑟琳和薇薇安都发现,明明只在一起了几个月,但是突然没有了每天的头痛和胡闹,却好像少了很多东西,让人心里感觉空空的。现在重新见面,虽然只有一个多小时,却一下子感觉生活又完整了。

“当时没有发现潘尼斯先生,大家都很惊讶。”泰瑞莎继续说道:“还是海伦娜贤者比较了解潘尼斯先生,她认定潘尼斯先生已经用自己的方法去探查这三十一家富豪的的内情了,在这些富豪的宅邸附近寻找肯定能找到。我们当时虽然心里不太相信,但还是按照海伦娜的说法去找了。没想到,刚找到第三家的时候,果然遇到了潘尼斯先生。”

“遇到的时候,他正在被一大群护卫从宅邸里追杀出来,一边跑一边还在喊着我真的没偷窥我只是路过看风景一类的话。在海伦娜的要求下,大家装作根本不认识这个人,看着他被一群人追出很远。大概过了五分钟,追出去的护卫才气喘吁吁的回到院子里,又过了几分钟,潘尼斯先生才回来。”

“回来以后,潘尼斯先生直接告诉我们,这家肯定和凶手有关。理由也给我们解释了,这家的主人刚好四天前全家出去冬猎,当天才刚刚回来不久。他潜入了院子以后,虽然因为里面护卫太多进去太麻烦而没有进入住宅,但是仔细的检查了那家主人冬猎时候使用的马匹和马车。在其中七匹马的马蹄铁缝隙里,他找到了和小镇附近土质相同的泥土,而在马车的车轮上,他也找到了一处和小镇附近一片碎石地上的碎石质地相近的小石块。”

“以此为证据,我们和领主回报以后,领主以郊游赏雪为理由调开了那户贵族和他的直系亲属,同时也调走了一大半护卫。利用这个机会我们潜入了他的府邸,但是在他的府邸里,除了几封和凶手联系的密信之外,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凶手的踪迹,也就是说凶手并没有藏在他的府邸里,只是和他有联系而已。”

“不过这也够了,有这几封密信,足够给他定罪了。拿着密信,我们再次出城,秘密追上了领主,把密信交给了他。这次有了充足的理由,领主第一时间拘捕了那个贵族,把他秘密押送回迪尔萨伦他的宅邸里,由领主出面,带军队悄悄进入那间宅邸,控制了所有的护卫,亲自搜查没有结果之后,开始逼问那些凶手的下落,甚至开出了只要他说出凶手的身份和下落,就不追究他任何这种条件,但是那个贵族坚决不肯透露消息。”

“时间很紧迫,一旦消息泄露,那些凶手随时可能转移,相比那个贵族也正是拖延时间给凶手制造转移的机会。但是明知道这样,却谁也没有好办法,就算领主想对那个贵族用刑逼供,时间也未必来得及。结果就在大家都发愁的时候,海伦娜贤者站出来担起了。”

“我之前都不知道,一个人就算再小心再谨慎,只要他还是个活人,就会在一举一动里透露出很多细节,我也从没想过,有人能轻易的抓住这些细节,然后用这些细节推断出更多的真是内容,海伦娜算是让大家学了一次这方面的知识。”

“她其实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让士兵带着那个贵族在他自己的房子里走了一圈,之后又在海伦娜单独挑选出的三间屋子里各呆了两分钟,然后就从其中一间屋子里发现了一个密室,第二间屋子里发现了一个防盗储物格,最后又在剩下的那间屋子里发现了一个密码本。当她告诉那个贵族,这些都是贵族自己告诉她的时候,那个贵族几乎彻底崩溃了。”

“有了密码本,我们很轻易的破译了从暗格和密室里找到的信件,发现那些凶手的藏身处就在城外不远处的一个破产商人抵押的一间废弃别墅里,凶手的队伍规模不小,最多的时候有四个传奇和十个黄金职业者,不过现在应该只有两个传奇阶和四个黄金阶在。”

“我们的实力不足,所以想先去观察确认一下情况,再去请求援军。结果到了那里以后,发现传奇阶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四个黄金阶职业者看守。”(未完待续。)

天津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评价
贵阳那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辽宁哪好
郑州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