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虚实战纪 十二、魁少爷(中)

2019-10-12 23:37:04 | 来源: 饮食

虚实战纪 十二、魁少爷(中)

“……三千一次,三千两次,三千三次……成交!来,您的六枚‘天雷符’,请收好。”

看着一个青年红光满面的掏钱接过六枚符咒,张龙潜虽然礼貌的笑着,一转头却忍不住朝周邈扯了扯嘴角,低声开口。

“小邈你也太黑了点吧?一张符咒就要五百?”

淡定的接过张龙潜递来的钱,周邈在应付其他客人的间隙对张龙潜平静的开口:“符咒的制作本就复杂,更何况是这样攻击性的符咒,况且我的符咒质量绝非其他学员能比,否则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天雷符一枚五百已经是极其便宜了,也就今天开业大酬宾而已。”

说完,周邈又摸出一小摞符咒,神色平淡的对一下就安静下来,眼巴巴看着她的人群开口。

“‘离火符’五枚,三千,不单卖

。”

话音刚落,就听好些人争先恐后的举手喊出不同程度的加价,张龙潜只能又承担起拍卖师的职位了。

虽然刚过来时季海云就说了他也可以帮忙,但怎么想都不太好,于是张龙潜还是拒绝了他,又让没什么精神的白露坐到一旁去休息,只留她一个人跟个勤劳的小蜜蜂似的不断忙碌。好不容易把用于拍卖的那一批符咒都卖了出去,终于不用再大声报数的张龙潜便又开始往返于货架与客人之间,又过了一阵子看着客人少了一些,周邈一个人也能忙过来了,她才有空喘了口气。

“辛苦了。”

接过季海云递过来的一杯沙冰,张龙潜忍不住笑了:“你去哪儿弄的啊?”

“那边有一家冷饮店,全是法术提取的最纯净的水制成,口碑还不错。”说着,季海云也递给旁边垂头坐着的白露一杯,“白露大小姐也尝尝吧,周邈大小姐可是给了很高的评价呢。”

抬头看了看季海云和那杯粉红色的沙冰,白露细声的说了句“谢谢”伸手接过,挖着沙冰的动作却有一下没一下的,显得十分心不在焉。

难得看见白露这么长时间都打不起精神,张龙潜终于有些担心又好奇的询问了起来:“小露,你在鬼屋里到底遇见了什么?很可怕吗?”

不说还好,张龙潜这一提,白露立即一脸委屈。

“茹玉姐为什么不先告诉我进去之后会被分开呢?早知道就我一个人的话我才不要进去呢!现在可好……呜……”

看着白露委屈幽怨的样子,张龙潜感觉十分的摸不着头脑。

同样进入了鬼屋,她就只看见了白起而已,而且还是和活人根本就没什么区别的模样,比起那些虚构的鬼片可是一点都不吓人啊!

看着委屈的白露,季海云笑了,凑到张龙潜耳边小声开口。

“那个鬼屋里布下了许多细密的幻阵,随着进去的人心思变化会触动不同的阵法,然后把人送到不同的鬼魂前。简单说来,就是你会在里面遇见跟你‘有缘’的鬼魂。”

心道难怪自己又遇见了白起,张龙潜了然的点了点头,又向白露柔声询问:“小露,你在里面遇见谁了?”

闻言白露轻轻敛眉,一脸的不堪回首,咬了咬牙她才终于发出细微的声音。

“……刘禅……”

“刘禅?”乍一听见这么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张龙潜不由惊讶的眨了眨眼,“蜀汉后主?”

“嗯……”

看着白露有气无力的点头,张龙潜不禁感觉有些好笑:“他有什么可怕的?蜀汉后主就算成了恶鬼也是那种超级好对付的吧?”

“可是……”白露皱起脸,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他说他是我的前世……我怎么有这么窝囊的前世啊……”

说着她眼中晶莹的泪光渐渐闪烁,眼见就要哭出来,平日里一定会第一时间安慰她的张龙潜此刻却只是无语的看向季海云,轻声道:“海云,投胎……应该是我想的那样吧?”

季海云点了点头:“是的。”

于是张龙潜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们在说什么?”白露看向打哑谜一般的张龙潜和季海云,使劲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颇为无奈的苦笑一下,张龙潜看着白露道:“小露,如果蜀汉后主真是你的前世,那他早就投胎变成了你,你又怎么可能在鬼屋里面见到他呢?”

“诶?”

白露一愣,随即总算恍然。

“对哦!原来是这样!”

烦恼一丢开,白露便心情大好的吃起了沙冰,也终于想起来询问之前张龙潜跑到哪里去了,当然得到的一样是“跟着鬼魂胡乱晃悠不知不觉就走很远了”这样的答案,不过白露和季海云不同,她根本就不会去思索张龙潜是不是有事瞒着她,不管张龙潜说什么她都是无条件的相信,于是这一茬就这么轻飘飘的略了过去,跟着白露就注意到了放在张龙潜身边的长剑。

“龙潜,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一柄剑啊?”说着白露就咬着沙冰的勺子凑了过去,细细的打量上面的纹路,似模似样的点头道,“从花纹造型来看,恐怕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东西,龙潜,该不会消失的那一会儿时间你就跑去学院的‘成列室’把古兵器给悄悄弄来了吧?”

张龙潜忍不住敲了白露的额头一下:“想什么呢?我会做那种事吗?”

虽然也不痛,但白露还是摸了摸额头,嘻嘻笑了:“也是,而且龙潜你一个人也根本找不到成列室在哪儿吧?”

闻言张龙潜又作势抬起了手,白露立即呵呵笑着远离了她,季海云也跟着笑了笑,然后看着张龙潜道:“不过说真的,我也想知道你这剑哪儿来的,只是看你之前那么忙都没法开口问你。”

说着季海云看向了放在张龙潜身旁的守心剑。

与白露好奇的目光不同,那是一种虽然有所掩藏,却明显看得出在意的目光,这让张龙潜有些困惑。

从一开始,张龙潜就不打算把白起的事情告诉别人,而她之所以没有把守心剑藏起来,一来是因为走得太急没有来得及,二来也是因为不担心。

虽然按白起所说,守心剑是一柄在地狱中铸成的剑,与阳间的兵器自然有所差异,不过如果不像张龙潜那样亲手握住守心剑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上面带着不同寻常的冷气,而光从外表来看,守心剑又十分古朴,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不起眼,完全不是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兵器,当然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不过是一把“古兵器”而已,这在历史悠久的道法界当中根本就不稀奇,可为什么季海云却会这么在意呢?

抚顺癫痫病医院
牡丹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邢台治疗牛皮癣医院
抚顺癫痫病医院费用
茂名白斑疯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