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新教改革与东方茶

2019-03-06 19:26:02 | 来源: 主食

天主教教区,不管是欧洲本土还是西班牙殖民地,不管是梵蒂冈直接任免的教区还是自主办教的法国天主教,历史上对茶叶始终实行一种不接纳的态度。

与之相反,各路新教,从战胜西班牙的荷兰人,取得民族国家地位的德国人,禁止天主教活动的瑞典人,受天主教迫害逃离法国的异教徒到与梵蒂冈决裂的英国人,在他们脱离天主教后,都先后同茶叶发生了联系,饮用茶叶并积极从事茶叶贸易。

 

天主教神职人员担心东方来的茶叶饮料可能带来东方异教的传播,可一般教众,他们生活在地球上,自然会接触地球上的各种事物,为何也会对茶叶冷若冰霜?尽管新教徒在与天主教对抗和受天主教迫害中走上台面,但他们同属基督教体系,有着相同的文化背景,读一样的圣经,做一样的礼拜,共同信仰基督,而他们对待茶叶饮料的生活态度却与天主教徒截然不同。

 

仅用异教徒和茶叶与异教传播有嫌疑来解释他们的“异异”结盟似乎证据不够硬,许多现象也解释不通。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陷落在困惑中。

天主教冷漠茶叶可以从宗教意识中找到答案,新教群体接纳茶叶看来也应该从宗教本身找到原因。还必须继续接近和进一步了解天主教和新教行事上的差别。先别提新教和旧教的差别,进一步接触,我却注意到基督教体系(包括天主教)同其他宗教有一个明显的不同点。犹太人生下来就是天生的犹太教徒,而犹太教从不主动招募其他民族入教。道教躲在深山里,向来脱离群众。佛教矜持收敛,藏而不露,盼香火旺却仍然摆出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态势。伊斯兰教习惯自我照应,内聚有方,外传乏力。印度教看来更是眼睛向内,两耳不闻窗外事。基督教则天性嗜好传播,传教足迹遍布全球。

 

笔者也曾数次被请去免费吃教友聚会伙食,反复被动员参加教会活动。第一次进教堂,往往还会得到一点小小的欢迎礼物。早期政教合一体系本身具有的政治扩张欲望为基督教注入了四处传播的原动力。

 

传播体自身特别敏感于其它传播物的存在,对可能出现的其它传播体及关联的异行异物有一种天然的排斥反射。天主教将这种排他性发展到极端。我托一个天主教朋友带我去参加天主教礼拜。我被告知要正式着装,不得穿T恤,短裤或拖鞋。自始至终,天主教礼拜都是在严肃、沉闷的气氛中进行。西装穿着别扭,着实被压抑了几个小时。在朋友引领下,我又去了几家新教教堂。在这类教堂礼拜,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人们穿着随便,人字拖,短裤短裙和T恤比比皆是。在一个现代化建筑内设置的教堂里,迪斯科节奏的圣诞歌震耳欲聋,年轻人居多的教众又扭又跳又唱,持续四十多分钟的狂欢场景直到牧师开始布道才停止。游离在各类基督教教会活动中,我终于发现了影响新教徒改变生活态度,接纳茶叶饮料的证据。

在一所卫斯理教派教堂里,布道者在复述耶稣于加利利湖边山坡上发表的有关行为举止的三段有名训教。

 

第一段:“Loveyourenemiesandforgivethemwhentheydobadthingstoyou.爱你的敌人,宽恕他们,尽管他们伤害了你。”听完这一段,立即联想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你死我活的敌对双方竟然能在战场上组织足球比赛。有这种比赛机会,八路军早把鬼子干掉了。

 

“Donotjudgeotherpeople.不要对别人说三道四。”听到第二段,理解了为什么洋人间少了许多鸡毛蒜皮的是是非非。“TrustanddependonGodanddonotworryaboutwhatyouaregoingtoeat,drinkorwear.虔诚笃信上帝,不要顾忌你打算吃什么,喝什么,或者穿什么。”到了第三段,我恍然大悟,这是新教徒生活态度有别于旧教徒的信息来源。问题又出来了。

新教改革与东方茶

天主教和各类新教用的是章节基本相同的《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他们都视“圣经”为经典,为什么上帝的旨意“不要顾忌你打算吃什么,喝什么,或者穿什么”不能传达到天主教徒中?继续深究下去,天主教同各类新教有一个巨大差别:天主教的圣经为拉丁文文本,只有就读神学院的神职人员能够阅读,教众不允许自己读圣经也读不懂拉丁文圣经;各类新教则纷纷将圣经翻译为本国语言,新教徒可以直接阅读圣经。梵蒂冈将教众自己读圣经定为异教行为。法国南部一个牧师将拉丁文圣经翻译为本地语言文本,他的初衷是便于布教,结果遭受残酷镇压。

法国国王曾同梵蒂冈订立协议,获得自主任命主教权利,法国至此同梵蒂冈貌合神离,在其后的战争中多次同新教群体结盟,对抗西班牙和梵蒂冈。尽管政治态度不同,法国天主教仍然实行教众不得直接阅读圣经的教规。

 

在天主教群体中,教众通往天堂生活的钥匙掌握在神职人员手中,而在新教群体中,教众通往天堂生活的钥匙掌握在民众自己手中。新教奉圣经至高无上。天主教出于神职人员的集团利益,强调圣传重于圣经,实行愚民政策,在传教过程中用圣传替代圣经,控制、垄断或贪污了上帝的声音。

 

天主教利用圣传传播经过过滤的信息,真正做到了“要你知你就知,不知也要知;要你蠢你就蠢,不蠢也要蠢。”失去思想自由的天主教徒,在过去几百年时间里失去了一种与茶叶品饮有关联的生活和文化。

 

新教国家信息畅通、思想自由、社会进步,与之相对应的是一个活泼的生活态度,随之出现的是一个庞大的茶叶消费市场。

 

新生活表现出政治活跃,经济和文化繁荣,国家强盛,军力提升。新教国家荷兰,瑞典,德国和英国逐渐成为欧洲强国,他们积极从事茶叶贸易,迅速积累财富,成为新一轮海上霸主。热衷茶叶贸易和消费的大英帝国更是一马当先。

1760~1764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年均支付购茶白银80万两,占其总值的91.9%。1785~1833年,年均购茶白银增加到400~500万两,占其总值的90%。到1846年,英国消费中国茶叶25400吨,耗资1000万英镑,运茶船达6万吨,征收进口税500万镑。英国在其顶峰时期,控制了世界四分之一的土地和三分之一的人口。透过陈旧、保守、呆板的生活态度,我们看到天主教国家普遍衰落。哈布斯堡皇朝支离破碎。西班牙日落西山,渐渐丧失了海上霸主地位。法国也且战且退,走上了下坡路。

娜乌西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