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水系】恐吓信(剧本)_a

2020-01-16 13:07:32 | 来源: 主食

屠大海——男,三十五岁左右,某机关处长

王青洁——女,三十三岁左右,某事业单位工作,屠大海老婆

——男,五十岁左右,天山集团总经理

客串人物若干名

一、[某房间,光线昏暗,出现一个胸部以下的身影走来走去,最后坐了下来。桌子上有一叠凌乱的报纸,这个人拿起一把剪刀,摊开报纸剪起来。一会儿,剪下来的字排在一张白纸上:屠处长,你收了这么多——(还没剪完)]

推出片名——《恐吓信》

二、[旁白]屠大海自从大学毕业进了机关后,凭着自己的勤奋和聪明,由一名办事员慢慢升到了一个有实权的处长。这个时候,春风得意的屠大海对仕途充满了信心。

三、[白天屠大海办公室]

(敲敲门):屠处长,这么忙呀!

屠大海(站起来):哎哟,张总,你怎么亲自来了。请坐,请坐。

(坐下来):屠处长有召唤,我怎么能不来呢。

屠大海(泡茶给 ):张总,你们的批文弄好了(在桌子上找到了批文)呶,给你。

(站起来接过批文,高兴地):太感谢你屠处长了,你是为我们排忧解难呀。

屠大海(笑着):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坐坐!

(把批文放进包里):屠处长,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我改日请你。(从包取出一个纸包)这是一包茶叶,你尝尝。

屠大海(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纸包):茶叶,我看看,什么好茶叶。

(笑着夺下纸包又放在桌子上):你急什么呀,等等再看。好,我走了,到时我约你。

屠大海(望着 的背影):哎——哎——,张总!

( 关上屠大海办公室的门走了,屠大海的目光落到了纸包上,然后伸出手去捏了捏。屠大海站起来关死了门,坐下来慢慢打开了纸包。屠大海看到了几刀崭新的人民币,他急忙又包起来放进抽屉里锁上。)

屠大海(拨通了 的手机,轻轻地):喂,张总吗,我是屠大海。你怎么——。是呀是呀,这样不太好吧。你这个人呀,好好,再说再说。

(屠大海站起来开了门,坐下来随手拿过一叠报纸,里面掉出一封信。屠大海拆开信,抽出一张白纸,上面有一行从报纸上剪下来贴上去的字:屠处长,你收了这么多不义之财,不怕东窗事发吗?)

屠大海(惊慌得跳起来,急忙收起信):这——这——这是谁干的?

四、[晚上屠大海家客厅,王青洁在看电视,屠大海开门进来]

王青洁(迎上去):哎呀,看你又是一身酒气,怎么又喝了这么多呀!

屠大海(换鞋进屋):喝多了?多什么呀?去给我泡杯茶,茶叶要多点,我渴死了。

王青洁(把屠大海的包放在桌子上,不满地):你再这样喝下去,迟早要喝出毛病来的。

屠大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哎呀,你烦不烦呀!

王青洁(把茶杯拿过来,在屠身边坐下):算我烦,行了吧。有些事,女人不烦,男人还真要出事呢。

屠大海(喝了口茶,点上一支烟):你看又烦了吧。噢,对了,你把我的包拿过来。

王青洁(去拿了包,坐下):大海,包里塞了什么东西,胀鼓鼓的。

屠大海(笑着拉开包):好东西,老婆,你看这是什么?

王青洁(吃惊地):钱,又是这么多钱,有四万块呢。(站起来)大海,我问你,这钱是哪里来的?

屠大海(一把拉王青洁坐下来):看你慌兮兮的,难道钱有这么可怕吗?(吸口烟)你不要问了,把钱收起来放好吧。

王青洁(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不行,从现在开始,你得告诉我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否则我不要了。

屠大海(笑着拍了拍王青洁的肩膀):哟,老婆,今天火气不小呀。好,我告诉你行了吧,这是天山集团的张总给的。

王青洁:天山集团的张总给你的,他为什么要给你这么多钱?

屠大海(有些吃惊起来):怎么了?青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我给他办了事,他谢谢我。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这个社会都是这样了。

王青洁(猛地站起来):不行,你不能收这些钱。大海,他们给你钱是想害你,你知不知道,害了你也害了我们这个家呀。(坐下拉住屠大海的胳膊)大海,你打个电话给他,把钱退了吧。

屠大海(不耐烦地):哎呀,你真傻,你以为我是白拿他的吗。我告诉你,我给他们弄好了一个批文,这个批文他们能赚几十万甚至于上百万,这区区几万块算得了什么呢。

王青洁(十分不安地):难道为这个你就可以拿他们的钱了,你这么拿别人的钱,万一被人知道了,怎么办呢?

屠大海:你不用担心,我都是看准人收钱的,不可靠的绝对不要。(拿过包取出那封恐吓信)你看,即使有人怀疑我,也拿不出证据,只能这么吓唬吓唬我,有个屁用!

王青洁(拿起信看得手都颤抖了):大海,大海呀,你看,已经有人知道了。

屠大海(一把抓过信撕了):真知道了他早就写信到纪委去了,这是有人嫉妒我前途光明,怕我步步高升。

王青洁(惊慌地):大海,你——你——

五、[旁白]屠大海收到恐吓信之后,既没有反思,也不听老婆的劝告。他认为收到这种没有依据的恐吓信,对自己来说毛发无损。但令屠大海想不到的是,几天之后又有一封恐吓信寄到了他的手里。

六、[某房间,光线昏暗,出现一个胸部以下的身影走来走去,最后坐了下来。桌子上有一叠凌乱的报纸,这个人拿起一把剪刀,摊开报纸剪起来。一会儿,剪下来的字排在一张白纸上:屠处长,你不要太贪——(还没剪完)]

七、[白天屠大海办公室]

屠大海(吸着烟在打电话):今天晚上,哎呀,王总,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明天晚上?我想想有没有事。明———天———晚———上?行行,那就明天晚上吧。好好,就这么定了,再见!

客串人物甲(拿着一个文件夹进来):屠处,这是请你阅处的几个文件。(递上文件夹)噢,对了,里面还有一封你的挂号信。

屠大海(微笑着接过文件夹):好,谢谢。

(屠大海翻开文件夹,看到了上面的挂号信,他拿起来看了看,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来去关了门。屠大海拆开信,里面果然又是那张白纸,上面有一行从报纸上剪下来贴上去的字:屠处长,你不要太贪了。早几天收下的几万元,已经够你去坐大牢了。)

屠大海(惊慌地站起来,看着手里的信):这——这——,还真说得像模像样了,这是谁在搞鬼!

(屠大海把信藏进包里开了门,忐忑不安地走来走去,这时电话响了)

屠大海(接起电话):喂,我是屠大海,你好你好,叶主任呀,今天晚上吃饭,噢,我知道的。不过——不过我有特殊情况不能去了。真的,我请假。对对,到时我请你们赔罪,好不好。好吧好吧,那就这样,再见再见!

(屠大海坐着边抽烟边深思)

客串人物乙(敲敲门):屠处长,屠处长呀。

屠大海(在深思中惊醒):你——你——,有什么事吗?

客串人物乙(随手关上门,走上前递烟):屠处长,你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海天公司的李海天,早几天我们不是在一起吃过饭吗。

屠大海(拍了一下脑门):哎呀,对对,李海天,李经理,你看我。请坐请坐,有什么事吗?

客串人物乙(靠上前,悄悄地):屠处长,上次我向你要求审批的那个项目,你——

屠大海(吸口烟,想了想):噢,对对。李经理,不好意思,这几天我有点忙,还没看过你送的资料呢。

客串人物乙(从包里取出一只信封):屠处长,请你多费心了。

屠大海(用手挡住递过来的信封,严肃地):李经理,你这是干什么?收起来吧,我屠大海办事是公正的,这几天我马上就看你的资料。

客串人物乙(尴尬地):屠处长——

屠大海(笑着站起来):你放心,李经理。

客串人物乙(笑着收起了信封):屠处长,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请你多支持我们。

八、[旁白]屠大海收到第二封恐吓信之后,开始感到了紧张和不安,因为这次信上说的是有一定依据的。屠大海左思右想地琢磨着,这个写恐吓信的人会是谁呢?是竞争者?是对自己有意见的?还是过河拆桥的人?

九、[晚上屠大海家客厅,屠大海开门进来]

王青洁(有些吃惊地):大海,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晚上有应酬吗。

屠大海(有气无力地):不去了,我不想去了。

王青洁(跟上来,关切地):怎么啦,人不舒服了。

屠大海(把包放到茶几上,坐下来):没事没事,唉,烦死了。

王青洁(也坐下来):什么事这么烦?

屠大海(取出恐吓信放在茶几上,不满地):你看你看,这种恐吓信又来了,没完没了的,真烦!

王青洁(接过恐吓信,吃惊地):恐吓信,怎么又有了?(看了看)哎呀,大海呀,他怎么会知道早几天你又收了钱的事?

屠大海(烦躁地站起来):是呀,这个人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是神仙。(又坐下来)哎,青洁,你说这个人会是谁?

王青洁(想了想):大海,这个事不好说,现在你在明处,而这个人却在暗处。我看这个事有点麻烦,这样下去后果一定严重。是不是在他举报你之前,干脆把收的钱都上交了吧。

屠大海(抽出烟点上,不满地):你真是妇人之见,头发长见识短。自己去上交这是什么,你知道吗?是自投罗网,叫投案自首。

王青洁(委曲地):我都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万一、万—、你——(低声哭起来)

屠大海(吸了几口烟,焦急地):哎呀,你不要再添乱了,好不好?这个事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

王青洁(揩了揩泪水):大海,你不能为了几个钱,误了你自己,毁了我们的家。

屠大海(拿来毛巾给王青洁):呶,揩揩吧。我都知道,你放心。告诉你,今天下午就我打发走了一个送钱的。

王青洁(睁大了双眼):真的呀,如果你早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今天这种事了。

屠大海(叹息一声):唉,谁能预料得到以后的事呢!

十、[旁白]屠大海既不想去投案自首,又不想让恐吓信干扰自己平静的生活。想来想去,屠大海决定搞个秘密调查,最好自己能把这个事摆平了。

十一、[晚上某茶室包厢,屠大海坐立不安在等人,听到有人敲门]

屠大海(扔了手里的烟,看着门):谁?

(推门进来):屠处长,是我。搞得这么神秘,有什么事吗?

屠大海(笑着关上门):当然有事,没事我敢打扰你张总呀。请坐请坐,我们坐下来说吧。

(坐下来,掏出烟):我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呀,屠处长。

屠大海(坐下来,打开包取出钱):张总,这些钱你拿回去,你的好意我领了。

(跳了起来):屠处长,你——你这是——

屠大海(拉 坐下):哎呀,张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不应该收这个。

(疑惑地看着屠大海):屠处长,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们朋友这么多年,像兄弟一样了,你还在把我当外人吗?

屠大海(打断了 的话):不不,张总,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不是这个意思。

(把钱放回屠大海的包):怎么了?你的意思是——

屠大海(盯着 ):我告诉你吧,有人给我写了恐吓信。

(吃惊地):恐吓信?!

屠大海(喝了口茶):是的,信中说我早几天收了几万元钱,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激动地):真有这种事,屠处长,你是不是在怀疑我了。

屠大海(笑着拍了拍 的肩膀):不是不是,张总呀,我怎么会怀疑你呢。我只是觉得这个事太蹊跷,想了想还是把钱退给你好,对我来说这样保险点。

(摇着手):不不,屠处长,这个事你绝对放心,我 不是一个过河拆桥的人。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个事除了你我,绝对没别的人知道了,真的!

屠大海:不不,你不要这么说了,我是相信你的。

(给屠大海递烟):屠处长,我觉得对这种没有根据的恐吓信,你不要太在乎了,这一定是对你有成见的人在吓唬你。你想,如果真要是有了证据,他早把信写到纪委去了。

屠大海(若有所思地吸着烟):张总呀,真如你所说的就好了。

(灭了烟站起来):屠处长,信不信由你了。你想他写信给你的目的是什么,又不想以这个敲窄你,那是为了什么,就是寻寻开心的,你说是不是?好好,我有事要先走,这个事你不要多想了。

屠大海(也站起来):但愿如此!张总,我不送你了,再见吧。

( 走了之后,屠大海喝了几口茶,掏出手机开始拨号,和几个送过钱的人通了一遍电话,探了探这些人的口风)

十二、[旁白]屠大海经过一番调查摸底,觉得这个写恐吓信的人或许真的就是在“瞎蒙”,目的只是要寻寻他这个春风得意的人的开心。可是没过几天,屠大海刚刚轻松起来的心情,又被现实无情地打破了。

共 82 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很有开发性的剧本,特别是在以 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强化反腐倡廉的今一天,更是具有现实教育作用的剧本。剧本以贤妻教夫的方式,一反“每一个贪官后面必定背后有一个贪财的女人”的常态,塑造了王青洁这位贤德之妻的形象。剧本通过“恐吓信”和短信,将矛盾冲突步步推进,直至屠大海主动走进纪委办公室,使矛盾冲突走进高潮。作者构思很好,很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清书轩主】【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2926】

1 楼 文友: 201 -05-28 22:20: 9 问好谢方儿,欢迎赐稿江南! 秋叶枫红江山远;春花书香玲珑诗。

2 楼 文友: 201 -05-29 00: :40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舒筋活络药水怎么样
藤黄健骨丸能治滑囊炎吗
脉络舒通丸功效
中年人消肿止痛能外敷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