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江南】火车站的偶遇(小说)

2019-10-11 14:29:17 | 来源: 汤羹

大年廿九上午,张中乘坐的火车在经历了一个昼夜的奔波之后,终于以晚点三个多小时的速度顺利到站。明儿就是春节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要到家了。

张中拎着大包小包一年疲倦地走下火车。这是他工作五年来第一次在春节之前赶到家中,虽然一路上奔波劳累,不过好歹终结了自己大年三十还在路上奔跑的历史。此时,重新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他忽然觉得感慨万千。这个时候内心的喜悦足以冲淡一切的不快和疲乏。

顺利的话,再坐趟汽车,算到最差的情况,晚上十点多也能赶到家中。离家越近,张中的心里反倒越是紧张,他太兴奋了。印象中,上一次回到家中还是去年春节的时候。那时没买上票,他是初二上午到的家,初五就又踏上离家的火车。没能和家人好好聚聚,他一直感到很遗憾。

不过今年就好了,不仅赶得上和家人吃顿年夜饭,而且老板给自己准假,可以等正月十五过了再回去。

现在,他实在是太累了,决定找个地方先休息个十几分钟再去搭乘汽车。毕竟,从这里到自己家的汽车是很充裕的。

他到了火车站出口处的一个小饭馆里,打算先吃顿饭然后休整一下。就在他等餐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一个人朝他走了过来。因为没带眼镜,他看得并不是很真切,只觉得有些眼熟。等近了以后,那人突然停了下来,紧紧拍住他的肩膀,大喊:“哎呀,真是你呀张中?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听到这话张中一脸疑惑,慌忙从袋里取出眼镜戴上。这眼睛一亮可就认清了面前的这个人。

“是你啊老李!”他站了起来,也热情地回了一句。

这老李是张中的小学同学,但就是小学毕业之后大家都各奔东西,期间也很少再有联系过。只是,因为是同学的关系,即便多年未见,但是如今在这样一个场合再相见,也仍是倍感亲切。

“来来来,要是不赶时间就坐下咱好好聊聊。”张中招呼着老李坐下。

“诶!”老李倒也不驳面子。

多年未见,但是俩人之间的那种亲切感却好像比上学时还要来的浓烈。其实那时同班的时候,两个人也并没有非常深的交情。后来唯一见过的一次面是在三年前的同学会上,因而现在他们才能相互认出对方来。现在,在周遭都是陌生人的情况之下,能见到曾经的同学也算是一种缘分。

他们相谈甚欢,聊着聊着便问到了现在各自的生活状况,但老李却支支吾吾着不肯说话了。张中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作为同学,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给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起初,无论张中怎样坚持,老李都不肯说。后来张中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了,老李才如实道来。

老李原本是有一个不错的工作,年薪也有十多万。两年前他成了家,和媳妇儿挺对眼。本以为有了家庭可以一心一意地奋斗事业,可是婚后不久妻子就查出患了绝症,这让老李又是悲痛又是无助。可他确实很爱他的妻子,医生讲过已经是不可能治好的了,只能是用药物支撑着看能不能多活一点时间。

为了让妻子再多看看这个世界,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去支付高昂的治疗费用。如今他所剩的钱只能让妻子再在医院待三天了。他今天之所以出现在火车站就是因为要去外地走私毒品,线是别人为他牵的。他知道这样做的下场是什么,可现在他实在拿不出一分钱了。为了妻子能多活一点时日,他愿意去做任何事情。

张中是个热心肠的人,加上老李本就是自己的同学,当即表示拿出十万元借他,这些年他在外打拼,虽然辛苦,但还是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至于这笔钱,他说了老李还不还不要紧,只要老李不要去做违法的事,就当做是对自己最好的回报。

可老李哪里肯接受?毕竟张中也不是非常大富大贵的人,这样慷慨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要走错路而已。这样的好意,他只能心领。

但张中很坚持,结完账就拉着他打车往银行跑。

当老李手捧着那十万块沉甸甸的钱的时候,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一直感叹张中的好。张中也便一直安慰着他,两人留了电话之后便依依惜别。

过完春节,张中便寻思着要上医院看看老李的妻子,于是他便拨打了老李留给他的电话。可是,没多久他的心就凉了,那个号码打过去只是提示空号。

共 1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其实,如小说中的现象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比比皆是。时隔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或老朋友,见他们遇到困难,一时心软,慷慨解囊之后却不料人已无踪影。于是在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也就变得越来越冷漠。呼唤诚信的回归,已是一件亟不可待的要事。问好作者,遥祝夏安!【责编:浅黛眉妆】

白银整形美容手术
晋中治疗白斑的医院
天津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白银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晋中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