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寂灭道帝 第四十一章 蓝系最弱之人

2019-11-08 00:21:12 | 来源: 汤羹

寂灭道帝 第四十一章 蓝系最弱之人

“呵呵”,那寒暮被秦明盯着,面上笑意略有收敛,略微尴尬的摆了摆手,开口说道:“秦明师弟初来我归一宗,有些事情,却是不得不知!”

微微压低的声音,秦明看着寒暮,并未出声,他倒想听听,这寒暮究竟会说些什么。

秦明的波澜不惊倒是让寒暮略感意外,事实上,从今日这洞府后,秦明的所有表现,都让他有些意外。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呢!”寒暮心中沉吟道。

“秦师弟可知,在我蓝系一脉中,修为最低的是何人?”寒暮略微凑近了一些。

“恐怕是寒师兄你吧”,秦明几乎片刻就以猜出了答案。

“不错!”身为蓝系修为最弱的人,这寒暮倒是一脸轻松,不过,在其双眸中,秦明却敏锐的觉察到了一丝愤恨。

“但是既然秦师弟来了,这蓝系最弱之人,就不再是寒某了,”一边说着,这寒暮指了指秦明,言下之意不说也罢。

秦明笑了笑,不过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更是直接起身,对寒暮说道:“若是寒师兄是要来说此事,那恕秦某无理,不送!”,秦明可不想跟这寒暮纠缠下去,此番言辞,此番举动,是为激!

那寒暮竟然大笑起来,非但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反而继续说道:“秦师弟可不知,这蓝系最弱之人,在我蓝系中所有弟子中,究竟有着如何待遇!”

秦明低头看着寒暮,眉宇间不露丝毫心中所思。

“我蓝系之后,虽尚有青紫两系,可归一宗谁人不知,我蓝系长老最惹宗主讨厌,连带我蓝系弟子,在归一宗众多弟子中,也常受人欺辱!”

说着,这寒暮脸上笑意全无,眼中那愤恨显露无疑,就连这语调都变得激动起来。

“处处受人欺辱罢了,就连同系师兄,分担半点怜悯都无,更是将所收屈辱变本加厉,统统施加我身!”

“哼,若是如此,忍受之下,倒也无事,可是,你且不知,宗门护宗之阵,每隔数日都要由我蓝系维护,说是维护,其实不过是分出体内灵气,作为护宗之阵运转所需,这一次分出的灵气,却是体内全部!”

说到这里,寒暮面色有些狰狞起来。

“若不是每次都要我去维护那该死的护宗之阵,我寒暮怎会修为停滞不前!”

看着寒暮那副狰狞的模样,秦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寒暮,在某些地方,却是与自己有些相像。

“不过,那废物之名,我秦明已经摆脱,他之命运,却只能如此!”心中思索,看向寒暮的面容,倒是有了些许不同。

“哈哈!”这寒暮笑声略显凄厉,猛然间站起,指着秦明,眼中隐有一丝解脱,大声道:“那红衣女修长得俊美不说,一身修为也比你高出不少,从今日起,蓝系最弱之人,不再是寒暮,而是你,秦明!”

秦明并未因此而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有些怜悯的望着寒暮。

“不”,秦明微微摇头,“蓝系最弱之人,还是你。”

筑基四层而已,秦明尚未到达筑基二层时,这等修为,他就已经战过,如今修为达到筑基二层,如寒暮这般筑基四层修士,胜之不难。

寒暮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随即大笑起来,指着秦明的右手,并没有就此放下,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哈哈???秦???师弟倒是开的???一口好玩笑!”

“哈哈!哈哈哈哈!”

这寒暮大笑着,迈步走出了洞府,在刚踏出洞府的时候,寒暮回身看了秦明一眼,一字一顿的对秦明说:“且看三日后,那前去维护护宗之阵的,究竟是谁!”

秦明并未答话,入口禁制闭合,将那寒暮隔在了外面。

寒暮所言不似作假,那眼中的愤恨,显然是隐忍了许久。

秦明慢慢坐下,看着洞府入口,那目光犹如穿透了一切,直奔护宗大阵而去。

此地灵气如此充裕,想必与那护宗之阵有莫大的关联,且这大阵除了有聚拢天地灵气的功效以外,尚有防护之功,如此一来,这大阵运转自然需要庞大的灵气驱使

“筑基四层修士体内的全部灵气!”秦明目光闪动,那寒暮每隔数日都要去将体内灵气全部散出,以供护宗之阵运转,数年修为难以提升,这蓝系最弱之人,确实过的凄苦。

“按那寒暮所说,三日后就是大阵维护之日,无论如何,这大阵维护之事,不可去做!”秦明目露坚定,纵然修为最低,可若论战力,筑基七层尚敢一较高下,这维持阵法运转之事,怎可让他去做!

“楚红修为虽与寒暮不相上下,但心禁加持之下,修为可达筑基六层,比寒暮高出太多!”

“寒暮,我虽同情与你,可修道本就残酷,这等差事,却是无法替你去做!”

“说不得,三日后会有一场较量!”秦明双目一凝,在这归一宗内,弱肉强食,却是比秦家那等修真家族更为明显,在这等宗门之内,只有亮出自己实力,方不会被人屈辱!

再次察看了一番洞口禁制,秦明这才闭目吐纳。

在如此灵气充裕的条件下,体内更有两条经脉相辅,一旦吐纳起来,秦明刚刚踏入筑基二层的修为,却是逐渐的稳固了下来。

几乎在秦明打坐的同时,琼玉之内的头骨也借此吸纳起天地灵气。

“这等弱小宗门,竟然有凝聚天地灵气的阵法存在,不错!”那头骨心中沉吟,照此速度,自己元神完全恢复,似乎用不了太久!

感受着丹田内灵气快速化为实质,秦明心中大喜,如此一来,要不了多久,自己筑基二层修为就可完全巩固,达到筑基三层修为,也是指日可待!

“单单是经脉轮廓大体凝聚,修炼起来就有如此速度,若是这第二条经脉完全凝形,那般修炼速度,岂非逆天!”想到九条经脉齐聚,秦明难免有些口干舌燥。

将心中躁动压下,逐渐平复下来的秦明,这一打坐,已然过去了两日。

在这两日内,倒是并无任何人来打扰,秦明乐得清静,微微呼出一口浊气,睁开的双目扫了一眼洞口禁制,然后缓缓闭上。

楚红盘膝坐在自己洞府内,其体内伤势已经好转许多,此地灵气如此充裕,对于她的禁制之术提升,也有着极大的作用。

心禁再厉,尚需足够灵气驱使,那道道符文,更是以灵气凝形,楚红也如秦明那般,却是在开辟洞府后,直接开始了修炼。

那造访之人,楚红毕竟相隔不远,倒是有所耳闻,不过,对于两人之间谈论了什么,楚红可没半点心思。

紫峰之上,那白画和潘云跪在一老妇身前,这老妇状若六旬,身上不知为何,却是散发着一股丹香,脸上已有皱纹,可看其模样,并无半点苍老之意,看其容颜,隐约可见其年轻风韵。

“卧龙子回来了?”

潘云跪倒在地,眉心更是紧贴地面,听到这老妇询问,却是恭声道:“是的,弟子和师兄亲眼所见”

“启禀师尊,随那卧龙子一同回来的,还有两修!应该是奉宗主之命,入宗的两人!”白画虽不如潘云那般,头颅却也快要贴到地面。

这老妇赫然就是归一宗长老之一,紫系一脉师尊!

“哼!拖了如此时日,这卧龙子倒是好大的胆子!”那老妇冷哼一声,面色极为不悦。

潘云和白画相视一眼,不敢出声。

“此番卧龙子应是去了天玑城,天玑城???天玑城!”不知为何,说道天玑城这三字时,这老妇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天玑城!秦家!”这老妇似乎与秦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提起秦家,其身体都略有颤抖,一身修为赫然散出,却是将跪在身前的白画潘云二人,直接击飞了出去!

白画和潘云狼狈的爬起身来,看着紫云萦绕中的那处楼阁,却是惊惧的退了去。

这绝强的威压一经散出,归一宗七系俱可感知的到,就连笼罩归一宗的护宗之阵,也是因此略有波纹回荡。

赤峰之上,黑色大殿内,那年轻模样的归一宗宗主,看着紫系所在,轻叹一声,抚摸着身侧幽冥兽,悠悠道:“孽缘啊???”

这绝强的威压却是让秦明从吐纳中惊醒,看了一眼紫系所在,再次吐纳起来。

卧龙子本在炼化那罗盘,这罗盘不凡,却对他有大用,元神祭炼之下,却是比心神烙印,更能发挥这罗盘威力。

这来自紫峰的威压,却是让卧龙子一经察觉,身体不自觉的一阵颤抖,归一宗内,除了宗主以外,他最怕的就是紫系那疯婆子。

“该死的疯婆子,又在发什么疯!”卧龙子口中咒骂连连,极尽肮脏之语,哪像一个化神修士!

可是,毕竟身为归一宗内,唯一一位可炼制四品丹药之人,所以,纵然紫系长老在所有人看来,都与疯子无异,可偏偏宗主万般忍受,对其要求也是百般顺从。

“该死的炼丹之术,要是老夫也会,何至于落到这步田地!”卧龙子愤怒中,一掌打在身下,道道裂纹绵延而出,整个蓝峰也是轰然一震。

温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岳阳治疗性病方法
天津安琪医院赵俊平
平原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淄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