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逍遥军医 第504章 不允许

2020-01-16 23:31:02 | 来源: 凉菜

逍遥军医 第504章 不允许

就算知道向婉应该是无心的随口问问,巴克还是把事件经过讲了一遍,以前是对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描述,现在是对老婆说,自然信息量不一样:“吴梦溪既然交出了所有违法证据,也把沈家的底儿都抖出来,我觉得她也算是受害人……所以就送出去了。”

知晓丈夫过往不光彩历史的小特工一语道破:“还不是看人家漂亮,起了心思!”

巴克局促:“送出国我也没想着后来会遇见啊。”

向婉没那么多形容词:“就是有花心!就算没好处,你也乐于伸个手!后来在普吉不就遇见了?”

巴克还打听:“谁告诉你的?”

向婉摆出情报人员的保密原则做傲娇状:“谁说的就不重要了,那么多人都瞧见了不是?”

巴克又把在泰国缅甸的一系列事情讲述:“所以才认识了老匡。”

向婉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那女人身上,简直悠然神往:“战斗!火箭筒……”巴克觉得自己头上简直有俩乌鸦呱呱的叫着飞过去。

但过了一会儿,向婉终于兜回来:“小周跟你分手就为这个?”一般来说别人都不喜欢讨论丈夫的前女友吧,这姑娘不忌讳,

巴克不想谈:“嗯,原因在自己身上,那不过是诱因。”

向婉伸手在巴克脖子上摸了摸,有道比较深的划痕留下印记,巴克应该属于疤痕体质皮肤,所以以前才有把各种伤痕用纹身掩盖的行为:“这次你跟小周谈得不好?”

巴克摇摇头:“都过去了。”

向婉试探:“我去找她谈谈?”

巴克挤出点笑:“不用,好不容易撇清关系,她也许都会有自己的生活了,不用再去打搅她。”

向婉认真点:“我真不介意的,你跟她有感情,解释一下误会就没事了。”

巴克指前面岔开:“待会儿,你先下车,顺着街道走过去,我停了车从另一边包抄过来,分别观察情况。”

向婉快速整理自己的衣着眼镜,确认耳机固定好,但在越野车靠边下车的时候补充:“如果是她介意我,我……可以住远点,你多陪陪她就是了。”

巴克对老婆比中指:“那我就禽兽不如了,专心点,以前沈崇明的势力可不小!”

向婉在国内就是窝里横,做个鬼脸跳下去关上门,顺着嘈杂的街道步行。

一件普通的藕绿色衬衫加黑色长裤,长发扎了马尾巴,用红色白点的蝴蝶结固定住,牟晨菲嗤之以鼻的地摊货,向婉却穿得很欣然,因为一直在单位上,好久都没这样穿得稍显花哨了,只是为了不暴露腿边的伤痕,甚至很在乎左右腿是不是一样,她现在坚决不穿裙子,配搭的也是帆布鞋,跟黑框眼镜一起,看着就是个普通的姑娘。

但架不住身材苗条啊,侧眼看的人还是不少,起码巴克都偷偷跟踪了一段拿偷拍自己老婆的背影,他也够无聊的。

这是一处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老式住宅区,城市结构和依山傍水的渝庆不同,这座平原城市顺着马路右手边是喧哗嘈杂的店铺市场,左边是一栋栋排开的七八层住宅楼,然后一道围墙把楼体连接起来,再开上一个个院门就分成了住宅格子,这里距离吴梦溪以前那个别墅区就两个街口,吴梦溪一直把自己的父母藏在这里,她自己偶尔也回来跟父母吃饭,却从来不让父母去自己的豪宅,防范心理也是够重了。

路边也停了不少车辆,巴克还是再朝前开了一百多米,拐弯过街口才把宽大的兰德酷路泽寻个空位停下,寻思以后还是找部精巧细小的车来做这些城市活,东欧到处地广人稀,国内却拥挤不堪,要学会适当调整才对。

巴克自己也穿得稀松平常,黑色t恤加牛仔裤,下面也是帆布鞋,戴了副墨镜,光头现在长起来一层浅浅的发碴,还是有点凶悍,步行穿过周围人群时候也有人看这高人一点点的黑大个,巴克漫不经心点的买了一包烟,向婉已经迎面走过来,平光眼镜里面对巴克用眼睛摇了摇,示意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巴克才低头一边拆香烟包装一边和老婆擦身而过,已经生锈磨得黑亮的小区钢管门里坐着一个戴红袖章的老头,巴克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看看相对的两座楼房,毫不犹豫的选择目标对面那栋,这个时候切忌探头探脑,不然一定会被看门的询问找谁,越大马金刀的直奔目标,就越显得熟悉环境。

巴克快步走进单元,走上没有电梯的楼道,转过一个弯,就借着楼道里砖砌的透光孔观察对面,楼上有人下来,巴克不慌不忙的低头点烟,让经过的男人没注意到他的脸,只是他放下手,那支道具烟一直叼在嘴里没点燃。

巴克随意的顺着楼道走了一遍,目光都盯着对面三楼的阳台窗户,晾晒的当季衣物说明吴梦溪的爸妈还住在这里,似乎没受到影响,巴克走到六楼拐角,已经上去的脚步重新退下来,观察着一层四户的其中一扇门边用垃圾袋装着的垃圾,和周围其他户什么生活垃圾都有不同,这一户全都是方便面盒子之类,就是那股浓烈的方便面味道吸引了巴克的注意,悄步上前,无声的提起垃圾袋往楼上走,这些防盗门上有猫眼,巴克不觉得蹲在这里翻垃圾是什么好主意。

走过七楼来到屋顶楼梯间,打开一把老式弹子锁,就是天台了,巴克却没推门出去,就蹲在这个铺满灰尘的角落,把垃圾袋里的东西倒出来,用过的女性卫生巾和擦拭过的纸巾,都让他细致的翻检还嗅闻,换做叶明静看见多半要骂他变态了。

纸巾上黄黄的油渍透出淡淡的枪油味!

那种带着硝烟气息的机油味,不熟悉的人根本无从分辩。

巴克就跟抓住了兔子踪迹的狐狸一样,奸笑着放下纸巾,把垃圾又重新装回去,提着走下楼梯,小声透过耳麦传递消息:“有人在盯着……可能是警方。”若无其事的放在那户门口,下楼了。

本来已经在越野车里穿了一件外套打散头发的姑娘就不进院子来了,向婉肯定不会选择和警方正面对抗。

两口子都是有关部门的人了,知法犯法的事情向姑娘是绝对不允许的。

能做这样跟吴梦溪有关的事情,都已经是看在巴克的情分上。

莱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白癜风治疗南京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治疗烟台哪家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