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日本当年买下美国的前车之鉴柳岩直播卖货

2019-07-05 04:54:22 | 来源: 西餐

日本当年“买下美国”的前车之鉴

近期,美国媒体多篇报道称,大量来自中国的投资进入纽约等房地产市场,并将目前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与上世纪80年代日本资本大举入美相提并论。此间专家认为,在经济缓慢复苏的背景下,美国对中国资本的态度是既欢迎又戒备。从当年日本在美国投资遭遇来看,中国应该警惕美国可能采取的各种手段,阻击其在美国的投资。  日本高调“购买美国”的历史陈迹  曾经的投资美国热潮  上世纪80年代,在前期多年经 济 高 速 增 长 、 外 资 盈 余 的 基 础上 , 加 之1 9 8 5年 的 “ 广 场 协议”,日本在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 D I)曾 有 长 达 约 十 年 的 高 速 增长,受到广泛关注。  在日本来美大举投资之初,美国对外国投资为欢迎态度。1983年9月9日,里根总统发表了《国际投资政策声明》,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由总统发布的欢迎外国来美投资的声明。  日本对美多年贸易顺差引发了“广场协议”后,由于美元贬值,日元升值,出现了日本人在全世界的资本输出热潮。在这一过程中,美国成了日本的主要目标。1985年后,日本企业开始大量购买美国企业,或在美国开设工厂。  据统计,从1986年到1991年,日本的海外投资总额高达40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国。日本流入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呈现爆炸式增长。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的每年10亿美元迅速飙升,到1990年达到高峰,仅此一年就超过180亿美元。  大量日本资本迅速涌入美国的各个领域和角落,无论是工业、房地产还是文化等产业,到处可以看到日本人活跃的身影。不过,实际上,当时在美国投资最多的国家并非日本。有研究认为,1990年,外资在美国的直接投资中,首要来源 是 英 国 , 占 当 时 来 美F D I的27%,日本只占21%。但是,由于日本在美国购买大量标志性建筑,形成高调“购买美国”的印象,加上东方文化的背景,造成美国各界“谈日色变”,对来自日本的投资防备有加。  美国被迫实施“防卫”  美日关系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约10年间一直处在紧张状态,这一时期日本一直被美国认为是“重大威胁”。美国各界以不同方式阻止和打击日本在本国的投资,削弱日本。  首先,媒体和知识界不断警示日本威胁。在1991年出版的《即将与日本发生战争》一书中,作者明确指出,冷战后美国的头号敌人就是日本。与此相呼应,美国媒体也普遍刊载“日本威胁论”,“日本异质论”,宣称比苏联更可怕的是日本的经济侵略。美国《华盛顿邮 报 》 报 道 说 , 在 美 国 的 战 略 家中,已有不少人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一场经济战争。自认为西方盟友的日本成了冷战后西方世界的共同敌人。[1][2][3][4]下一页其次,美国政府和国会明确发布“防日”讯息,通过立法和双边协议限制日资。1992年1月,当时的中央情报局罗伯特·盖茨局长在面向全美国的电视中说:“到目前为止,中情局的活动重点是放在监视苏联上的,今后要尽全力将收集情报和开展谍报活动的目标转向与美国进行经济以及技术竞争的国家。”克林顿总统还交给《日本是第一》一书的作者、哈佛大学的艾兹拉·伯肯鲁教授一个任务,令其研究如何不让日本成为第一。美国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说,决不能让日本成为冷战后的赢家。  日本在美国的投资还推动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简称为C FIU S)职能的强化。1975年由福特总统设立的C F IU S主要目的是“监督外国投资对美国的影响”,同时可以协助执行美国对于外国投资的政策,并没有被赋予实质性的权利来规制或者阻止能够引发国家安全问题的外国投资。  随着外国投资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增加C F IU S的职责和提高其审查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20世纪80年代发生的日本富士通公司试图收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仙童半导体公司案件,被美国政府视为日本公司试图“统治全球的半导体市场”以及对美国半导体工业和国家安全的威胁。这项收购催生了1988年美国会通过了对1950年国防生产法第721节的修正案,即埃克森-费罗里奥修正案,C FIU S因此得到了更多授权。2001年“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对于国家安全的审查标准增强,外资交易受到了严格的审查。  2007年7月26日,布什总统签署了2007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FIN SA ),并在以后的实践中进一步强化了C FIU S的地位。  1988年,美国国会为对付不公正贸易而通过了以超级301条款为核心的“综合贸易法案”。1989年美国以不公正贸易为由正式向日本提出了“超级301条款”,对日进行制裁。前一页[1][2][3][4]下一页此外,美国一方面狙击大举涌入的日本投资,另一方面,则竭力迫使日本向美国开放市场。美国认为,它的商品不能打入日本市场与日本的经济结构有关。1989年5月,布什总统指示与日本交涉有关经济结构问题。1989年9月,日美结构协议谈判开始举行。美国提出了200项以上的改善结构障碍的条款。改造协议实际上是美国对日本的制裁。它从对日本贸易政策的批 评 开 始 , 涉 及 到 日 本 的 经 济 政策,企业行为,商业习惯,甚至于日本的产业文化,最后归结到打击和“改造日本”的目的。1993年7月 , 新 当 选 的 美 国 总 统 克 林 顿 在《美日结构协议》中,要求日本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并为减少贸易顺差确定数字指标。1994年初,日本宣布调整对美国零部件的采购政策,美国则以“超级301条款”相威胁。1995年,在日美汽车贸易谈判中,美国根据“超级301条款 ” 宣 布 对 日 实 行 贸 易 报 复 的 清单。同时,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要求对日本封闭市场行为予以处罚。  不仅如此,美国还与西方各国联手,通过操纵国际外汇市场的走势 促 使 日 元 升 值 来 打 击 和 制 裁 日本。  在 投 资 美 国 出 现 大 量 失 败 案例,以及日本经济衰退等因素的影响下,日本一方面调整对美投资战略,逐步适应美国的投资环境,另一方面在美投资增速恢复平稳。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以后,美国对日本FD I的争议明显减少。  美国:对来自中国投资既欢迎又戒备  近年来,中国在美国投资增加备受关注。尤其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在美国的房地产领域投资热度提高格外引起美国的警惕。  美 国 商 业 地 产 投 资 分 析 公 司R eal C apital A nalytics的执行总监D an F asulo表示,中国人在美国投资房地产,是把资金进行多元化投资的一种方式,可以说,从国家至个人,中国都在美国投资房地产。他认为,现有的境外来美投资房地产的数据分析中,对来自中国的投资份额实际上严重低估。除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投资有限公司(C IC )等有国家背景的银行与企业在美投资房地产受到关注以外,新华社、人民等官方媒体在纽约曼哈顿黄金地段租用办公楼的消息也成为美国媒体报道的热点对象。前一页[1][2][3][4]下一页据美国《世界 》近期报道,美国国际商业 不 动 产 协 会 仅今 年 暑 期 , 就 接 待 了 来 自 中 国 大陆的20几个考察美国西部房地产市 场 的 购 房 团 , 考 察 的 房 地 产 对象 主 要 包 括 商 业 不 动 产 及 大 型 住宅 等 。 据 房 地 产 中 介 统 计 , 中 国人 在 美 国 投 资 房 地 产 , 受 华 人 聚集 及 天 气 因 素 的 影 响 , 仍 以 加 利福 尼 亚 州 和 内 华 达 州 为 首 选 , 约占 七 成 , 其 次 是 纽 约 , 第 三 为 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  根据美国亚洲协会不久前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在美国的F D I已经达到起飞的拐点。现在,中国在 美F D I每 年 以 翻 番 的 速 度 增加。这份报告的主笔人、美国研究中 国 在 美 投 资 的R h o d iu m集 团(R H G )创始人D aniel H. R osen认为,美国经济需要借助中国的增长,而来自中国的投资将使急需加快增长的美国受益。  专家认为,美国是个实用主义至上的国家,中国和日本在政治倾向以及与美国之间的地缘战略位置上有很大不同,但今天中国F D I进入美国所面临的情形和20年前日本企业的遭遇惊人相似。如果与当年的日本相比,目前中国在美投资受到的打击甚至还差得很远。美国的宗旨无非是既要使中国投资为美国所用,同时又不对美国构成威胁。从这方面看,美国对日本和中国的投资态度并无太大差异。关键是,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美国对来 自 中 国 投 资 的 政 治 意 图 更 加 戒备。  美国前任商务部长、现驻华大使骆家辉今年5月曾公开表态,美国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美国对世界各国的投资机会均等,其规则一视同仁。不过,他同时强调,中国对美国商品和美国企业设置大量障碍 , 影 响 了 美 方 在 中 国 的 投 资 机会,努力拓展中国市场是他上任驻华大使后的重要使命。   刘丽娜

前一页[1][2][3][4]


市区工商部门开展法律进企业活动情况汇报
中国好声音徐海星被叫装妹本是夜店女
一轿车因缺少日常保养高速路上爆胎侧翻
快讯莫言获高密人民勋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