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极武成圣第八十六章沐惊天

2020-01-24 21:41:16 | 来源: 饮品

极武成圣 第八十六章 沐惊天

原本镇定异常的姜焱,面色一变,暗叫一声不好。

白天启的脸上却是露出狞笑,如果这次能击杀姜焱把他肉身带回去。白家肯定会赏赐自己的。

但就在这时。白天启的背后传来一声冰寒之极的冷哼。在他背后的虚空就出现了一根金色的箭矢。冲着他狠狠的射了过来。

“噗!”

那箭矢如从虚空中射出。仅仅一息就狠狠的撞在了白天启的后背。饶是以白天启现在半魔半人形态之强。也是被狠狠的撞了一个跟头。让原本射向姜焱的黑色小角在姜焱面前一顿。

而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姜焱也是反应过来。背后飞行武具狂闪,一下子化为一道金光,激射而出。

白天启顿时一惊。连忙回头。就看到背后的虚空中裂开一道裂痕。一身白衣的姜轩正从裂缝中走了出来。

白天启顿时怔在了原地。

“撕裂空间!你居然掌握了这种能力。”白天启喃喃了几声后。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在姜国的地盘里,你居然敢想伤我儿子,你真当我大姜国无人不成?”姜轩的脸上一片冰寒。姜焱可以说就是他的逆鳞,他决不允许有任何人再伤害他。

“您终于来了!”姜焱的身影出现在姜轩后面,心有余悸的看向白天启。刚才自己险些中了后者的招。此人实力着实恐怖。

姜轩一出现,姜焱心里的石头就算落了地。这里人多眼杂。如果自己动用应龙或者金阵的力量的话。很可能走漏风声。

白天启的目光落在了姜家父子身上。眼中却并没有出现恐惧的神色,反而有着一抹森冷浮现出来。嘴角也是不可察觉的掀了掀。

“姜焱,今天这里就是你俩的葬身之地了!”

白天启眼中那阴冷之色。也是被姜焱所察觉,他双目微眯了一下。盯着白天启的目光也是冷冽了下来。

“不要故弄玄虚了!”姜轩看到自己儿子险些受伤。早已等的不耐烦。眼下看白天启跋扈的样子更是忍无可忍。右手随意一挥。一个金色的阵盘就在其手中迅速凝聚。迅速向白天启笼罩而去。

“轰!”

然而,就在阵盘迅速放大就要将白天启镇压的时候,一道低沉的闷响之声,猛的自姜轩背后传来,姜焱便发现姜轩的身影倒飞而出。直接飞出了数丈,才在半空中看看停住。

“噗嗤!”

姜轩停下之时,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周围的众人也是陡然间骚乱了起来,一道道目光有些骇然的望着半空中有些狼狈的姜轩,这姜轩现在是南境第二高手。什么人居然能一招将其伤成这样。

“父亲!”姜焱的瞳孔也是缩了缩。身形一动就要向姜轩飞去。

“别动!”金阵出声阻止道。紧接着金阵在姜焱体内打出一道金光。狠狠的撞在已经开始消散的阵盘上面。原本是去了控制的阵盘在金阵的控制下狠狠的砸向地面把白天启重新镇压在了下面。

咔嚓...

天空之上又裂开了一道裂痕。从中传出沙沙的脚步之声。听到那脚步声。周围的骚乱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在那道裂缝之上。

在四国一流高手的注视下,裂缝之中,一道干枯苍老的身影缓缓出现,他身着灰袍。面容枯槁,深陷的眼窝和纵横的皱纹。犹如活死人一般。

灰袍老者面无表情的走出裂缝,哪有些浑浊的眼睛慢吞吞的打量着众人。然后他那枯槁的手掌从袖子里缓缓地伸出来。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声音有点沙哑的说道:“老夫欠白器一个人情。答应可以为他出手三次,不想干的人赶紧滚!”

一边说着。灰袍老者再度踏出一步。那佝偻的身体里。一个强横的远远超过姜轩的惊人武之力威压。犹如风暴一般,席卷开来。

“砰”

老者出现的位置离赵半括很近。这位张国的第二高手,竟然承受不住这种武之力威压,身体狼狈的倒射而出。重重的砸在姜焱的角下。

姜轩这时才扶着胸口抬起头来。他牙齿紧咬着,有着嘶哑的声音,从泛着鲜血的嘴里带着一丝震动,一个个的蹦了出来。

“武宗中期,沐惊天老师,真的是好久不见!”

整片天地,都在此时笼罩在这种惊人的武之力威压之下,出了姜轩父子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后退了数百丈的距离。眼神惊骇的望着那眼眶深陷的灰衣老者。

这种远超姜轩的武之力威压,必然是武宗的级别。

所谓武宗,就是可以开宗立门的时候强者。这种修炼者实力远超武王。所以可以开宗立派。广收学徒。依靠附属的武王所掌管的王国的供奉来生活。而从姜轩对他的称呼来看。这个叫沐惊天的武宗应该是姜轩之前在大陆游历那几年认识的老师。

武宗中期。

所有人都感觉嘴巴有些干涩了起来。整个南境已经有多少年没出现过武宗强者了。这种强者,别说在他们这蛮荒之地,就算在武之大陆上。也是能够算得上一线强者。

在场的已经算得上是南境数一数二的人物,可即便是这样。在一位踏入武宗中期的强者面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庞大。如果对付刚踏入武宗的白器。姜轩还可以依靠阵师的身份对付个平手。那对上这个沐惊天。基本就是等死的局面。

武宗中期。那是完全掌握了空间之力的等级。能操纵空间之力。那举手投足之间的力量。足矣摧毁山岳。绝对不是武王巅峰能抗衡的。

姜焱的目光变得不安了起来。南境之所以能以这种格局存在这么多年。正是因为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谁也无法彻底征服谁。虽然去年出了一个白器。但自己的父亲姜轩依靠阵师的实力也能勉强抗衡。才造就了南境的稳定。可这白器突然请来的沐惊天。今日如果将姜轩斩杀在这里。就会将这种平衡完全打破。

那么白国的实力就会迅速膨胀。到时候其他四国就会相继灭亡。

姜轩的目光死死的目光死死地盯住沐惊天。双拳紧握,一旁的姜焱也是面色极为凝重。千算万算没想到白国还有这么一手。

姜焱实现看向其他的高手。发现他们的面色也是极为难看。赵半括和周媚儿对视了一下。居然对着姜轩拱了拱手。就向来时的方向极速掠去。

一时间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那沐惊天淡漠的扫了姜氏父子一眼。缓缓地踩着虚空走进二人。淡淡地说道:“当年你也算得上是一名天赋异禀的学生,只可惜你你的杂念太对。非要跟着那个老怪物学什么书画阵法。后来又看上了他女儿。更是荒淫无度。不然你现在也应该到了我这般境界了。”

“呵呵,我跟姜焱的母亲是两情相悦。至于你说的那些我到现在也不曾后悔过。只是没想到白器能请动老师你来!”姜轩干咳了一声,却是满不在乎的笑道。

沐惊天淡然一笑,道:“白器自然是请不动我。不过他答应了我一件事。老夫欠下了一道人情。答应他可以为他出手三次,刚才算一次了。你若能再扛下我两记攻击。我转头便走。若是不能。就带着你儿子跟我去白国喝喝茶。”

“那边请老师赐教吧!”姜轩艰难的挺直了身躯,一连决绝的冲着沐惊天说道。

“看来这些年还是没有磨掉你的锐气。既然如此。”沐惊天淡淡一笑,只是那笑容。却是逐渐的冰寒下来。那弥漫在这片天地的武之力威压,向着姜轩汇聚而去。

姜轩身体陡然紧绷,一把推开身边的姜焱。双手结印。雄浑的武之力在其身后凝聚成型,幻化为一头银色巨狼一般的猛兽。紧接着金色光线蔓延其上,形成一道道玄奥无比的符文。一股强横的武之力波动荡漾开来。

“嗷!”

那带着金纹的银色巨狼发出一声长啸。姜轩一向儒雅的脸庞也是掠过一抹凶狠之色,他身形一动,竟然控制着巨狼爆掠而出,张开巨大的狼口。闪电般的对着沐惊天狠狠咬去。

面对武宗中期的强者,姜轩居然选择的是全力进攻。

然而对着姜轩的暴起的攻势,沐惊天却是纹丝不动,他那浑浊的眼中。似是掠过一抹嘲讽之色,接着他缓缓伸出干枯的手掌。看似随意的拍出。

“咔嚓!”

在沐惊天手掌拍出的瞬间,在姜轩武之力所化的巨狼上空。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整个天地之中的武之力仿佛是收到了什么引动一般。迅速向两边散去,一股夹杂着空间之力的能量从裂缝中蔓延而出。转瞬间便是化为一只空间巨手。然后拍出。与那银色巨狼撞在一起。

“嘭!”

狂暴的人武之力冲击波掀起地上的尘土。周围的巨石都被尽数炸成了粉末。

“噗嗤!”

半空中,姜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型倒飞出去足有数十丈。那带着金纹的银色巨狼也是彻底消失不见了。

仅仅一招,实力达到武王巅峰更拥有着阵师身份的姜轩便是彻底落败。

乐平市妇幼保健院
博爱根管治疗
常州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沈阳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南昌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猜你喜欢